從非洲發現原始藝術能量開始,藝術家吳炫三的生命就產生了根本的改變。
人,成為他創作的中心,人的面孔、人體圖像充滿在他的作品中。
而這個人,又是與宇宙和諧共生的,取之於天地,用之於天地。
因此他的作品經常使用樹皮、木材板、布料及廢棄農具,在賦予舊物新意的過程中,亦實踐了人與天地萬物的融合。

邀請您,一起欣賞天地間之人──吳炫三的綠色藝術。

 

開幕茶會
2009.8.01(六) 14:00

地點
學學文創展坊 XUE XUE GALLERY
台北市內湖區堤頂大道二段207號 學學大樓三樓

 

吳炫三 : 天地間之人
馬黑區,手持著遊客指南,有遊客踏遍。必須說的是,它十七、十八的建築,擁有一種非常特殊的魅力。就是在這裡,吳炫三將工作室安置於此,就是在這兒,他以這種東方細緻的恭謙接待我們。他是一位重要的畫家, 而且他也知道。《是的,但是畢卡索是這樣偉大的畫家…然而,百年後呢?千年後呢?十萬年後呢?》他於是對我們指出一切事物的相對性意義。

原始藝術
這正符合他的性格:他只不過是數千鏈中的一個環節。他提到他在非洲發現原始藝術時的這種能量。他的生命開始改變。從那個時候起,他到去到各個大陸耕耘以便瞭解人類,並試圖從中瞭解它的神秘。他同時被這種浩瀚的冒險所著迷,而成為最大的原始藝術收藏者之一。他個人有上千的收藏,或甚至都不知道確切有多少。這些收藏全都在台北,也許我們將有一天會在巴黎未來的原始博物館中一睹它們的風采。我們甚至知道目前已經有類似計畫正在進行中…。吳炫三是個強勢的畫家。他非常的用功,不斷地追尋,不再聽從他人的意見。他於是走到確信於自我藝術的生命時刻。尤其特別慣於表達於巨大尺寸的畫作上。我們仍記得2000年在巴黎盧森堡公園裡一個極好的展覽!他通常運用一種混合了壓克力顏料與沙土於各種不同的材質上作畫的技巧:當然有在畫布上的作品,還有在木頭上、在布上、在特殊的紙上等等。而他同時還是一位有名的雕塑家。人是他唯一的題材。Henry Perier曾經寫道:人,成為他計畫的中心。人的面孔、人體蔓延充滿在他的作品中。偉大的表現主義的傳統中,面與形體被黑色所勾勒的線條包圍。無須落入強制性的相似性陷阱中,也不可能會不令人憶起某些德庫寧的畫作。》吳炫三總是強調著:看他的作品沒有什麼意義。此外,他有時在畫的下方、有時在倒反的上方簽名。這些都不是無所謂的。

一種象徵性畫盤
對於他來說,人類並不是與宇宙針鋒相對的:而是宇宙的一部份,人類是與它和諧共存的。我們在他的幾件作品中找到這種巧妙近似於中國陰陽互補類似之處。他使用一種象徵性的畫盤。《紅色象徵血、生命、能量、一種至上的幸福。白色象徵和平,黑色象徵寬容。原始的象徵意義,深邃而根本的象徵主義,敞開於被埋藏於最深處、最詭計多端的人類的真理。》Michel Nuridsany漂亮地提道。

摘錄自亨利.皮耶 2000